首页  »  经典激情  »  意外艳福
意外艳福

我的初恋原本是很美好的,可惜当年自己总是把持不定,每当看见漂亮的女子便想结识一番,最后终于给初恋情人发现,虽然她已经给了我很多次机会,可惜自己没有好好珍惜,最后自己实在觉得对她不起,决定离她而去。

自此之后,自己也已好好反省,减少结识异性,因为自己实在不想再伤别人的心。因此,这几年来自己已经不想再拍拖,也没有与女性约会,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还会有艳福。

异性朋友不多,同性朋友却颇多。德哥便是我的其中一个朋友,但和我不同的是,他的女朋友特别多。或者应该更确切地说,他的性伴侣特别多。除了这个嗜好,他还很喜欢打机,我间中也会去他的家跟他打机打通霄。

约一个多月之前,我又去他家打机。打到中途,他又对我说上星期跟一个叫Mandy的女友上床,还详细说明那些过程。本来对我这个不碰女人的男人来说是很厌恶的,但我很熟悉这个朋友,已经是见怪不怪,任由他说。后来,他还说Mandy会介绍另外一个叫Polly的女人来跟他上床。虽然德哥喜欢自吹自擂,但我知他说的话是真的。

一个星期后,我又约了德哥打机。晚上十时,我到了他家,准备开机的时候,德哥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只听见他大声地说︰“什么﹖我现在立刻赶来!”接着便对我说︰“不好意思,我今晚有急事,要立刻走,不能陪你。”我说︰“不要紧,你走吧。”德哥很快便带着外套走了。我留在德哥的家,看了一会电视,打算离开。

突然,有人敲门。我打开门,看见的不是德哥,而是一个看上去十八九岁的妙龄少女。我吓了一大跳,她只穿着一件红色的吊带低胸小背心和蓝色热裤,样子漂亮可爱,是那种让男人一见心动的绝色美女。她见我看得目瞪口呆,笑着说︰“哈囉! 我是Polly呀! 你就是德哥了吧,不要顾著看,可以先让我进来吗﹖”我结结巴巴地说︰“可…可以,请进。”男人的直觉告诉我,不要说自己不是德哥。

Polly一进来,便指著德哥的房间问︰“这便是你的房间吗﹖”我点了点头。然后Polly拉着我的手,走向德哥的房间。自我几年前失恋以来,这还是第一次有女子拖着我的手。我忽然记起上星期德哥曾说他的性伴Mandy会介绍一个叫Polly的女人来跟他上床,想必那就是眼前的Polly了。Polly从未见过德哥,Mandy只说德哥的地址,Polly来到后见到我,便以为我就是德哥了。至于德哥,恐怕他的性伴实在太多,已经忘记了有一个叫Polly的少女会来。

事有凑巧,Polly来之前,德哥已经接到电话有急事要走,而我却被Polly误以为是德哥。

当我想明白了此节时,Polly已经和我走进德哥的房间。虽然我已经几年不近女色,但始终年少气盛,眼前又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少女,我敢打睹,她比德哥的任何一个性伴都更美丽动人,要是德哥知道他今晚错失的是她,必定痛苦不堪,我终究是个男人,又怎抵受得住眼前这样的诱惑﹖

Polly缓缓地把我的外套脱掉,我也忍不住伸手去解下她的吊带。我一面把她的吊带拉下来,一面抚摸着她雪白滑软的手臂。当我拉下她两边的吊带后,我双手搂着她的腰,小心慢慢地拉高她性感的红色小背心,直至露出了她丰满浑圆的胸部,我停了下来欣赏一下,才把她的背心脱掉。Polly便坦露上身,只穿着一条蓝色热裤。我轻轻摸她的面,然后把自己的嘴唇凑到她的嘴唇,跟她拥吻起来。我已经很久没有尝过亲吻的滋味,而跟这么漂亮的少女拥吻,更是第一次,感觉美妙得无法形容。

我左手摸她的背部,由上至下;右手则打圈的抚弄着她的左胸。当左手碰到她的热裤时,右手也跟着一起把她唯一穿着的热裤脱下来,那热裤顺着她光滑修长的美腿跌落地上。我仔细地嗅着,呼吸到她清纯的少女体香,更令我神魂颠倒。我看着她诱人的胴体问︰“是第一次吗﹖”她说︰“Mandy不是跟你说了吗﹖我上个月刚刚过了十八岁生日,为什么你还明知故问﹖”她这样答就表示她的确是第一次。我说︰“我只是忘记了,我也不喜欢美女责怪我。”

Polly怕我发怒,忙说︰“对不起,德哥。我不是有意的。”我说︰“不要紧,不过我要罚你。”我也迅速地把自己脱光,躺在床上,指著自己的口,再指著自己的阴茎。

Polly倒也聪明,明白我的意思,俯伏在我的脚边,用双手抚摸着我早已挺起笔直的阴茎。接着,她便用口唅着我的阴茎,一股暖流霎时间包围着我的阴茎,舒爽无比。起初,Polly只是静静地唅著,但后来开始用舌头舔着我的阴茎,而且愈舔愈快,我的阴茎被她弄得前所未有的长,那种畅快刺激的感觉实在无法言语。她一时用手搓弄着我的阴茎和阴囊,一时用口舌吐我的阴茎,啜着我的龟头时,还发出吱吱吱的响声,连我以前的女朋友也没有这样好的服侍。

后来,她更用手轻轻拍打我的阴茎,发出拍拍拍的声音。我原本以为Polly既然是第一次,应该不是太熟练,因此对她没有太大的期望,怎料到她的口技竟是那么厉害,有几次我还差点精关不保,射了出来,幸好到了最后关头及时把持得住。

接着,轮到她俯伏在床上,我做主动。我把被她啜得又硬又直又长的阴茎插进她紧密的阴道,来回的抽插著。起初慢慢地抽插,待她渐渐适应后,便用力插进去,她呀的一声尖叫出来,但我没有因为她的叫声而停止,反而更用力,不让她休息。房间内回荡着肉体碰撞的拍拍拍的撞击声和她尖锐的呀呀呀的淫叫声。很快我的阴茎便深入到她的处女膜,这时我更相信她是处女。我更用力地把自己胀硬刚直的阴茎插进去,攻破处女膜的快感又是难以言谕。最后,我和她都到了高潮。我深吸一口气,以最大力气把阴茎插进她温暖的密穴。在停顿的十几秒内,我的精液有如喷泉般激射而出,注满她的密穴,她也停止尖叫,默默感受着被男人射精的滋味……

当我抽出我的阴茎时,一些精液从她的阴道流出,流到床上和她的脚上。她也很醒目,主动过来替我吸去阴茎上的精液。我抚摸着她柔顺的头发,感觉非常满足。

后来,我和Polly都在性爱过后搂着一起熟睡。直至早上五时我才醒来,我唤醒Polly,又与她干了一次,这次虽然没有那么激烈,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浪漫。

德哥还没有回来,我怕被他发现,决定提早叫Polly离开。她没有提起钱,我自然也不提。Polly离开后,我收拾床铺,煮了碗面吃,然后也离开德哥的家。

事情过了一个多星期,Polly始终以为我就是德哥,而德哥则完全忘记了Polly的存在。

上星期,德哥约了我和他的朋友吃饭,Mandy也在场,幸好却没有Polly。席间Mandy提到她有一个叫Polly的朋友大约一个月前与德哥上床,至今仍念念不忘。德哥举杯畅饮,哈哈大笑,却浑然不知Mandy说的是哪个Polly。虽然德哥多女伴,但我发现她们却没一个及得上Polly漂亮,最好的反而便宜了给我,或许这是冥冥中注定的吧﹗Mandy似乎注意到我神色有异,但她又哪裹知道一个月前发生的事呢﹗

意外,就是意料之外。这种意外艳福恐怕一生也只有一次,但既然是Polly这个绝色美女,一次也已经很满足了。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